234 平定、功曹(1 / 2)

劲风袭身,不等众人反应,红发老者身上红光狂闪,身体如沙包一样飞出数丈,摔在了后墙上。

咔嚓嚓声中,护体红光与身上衣衫一同粉碎,露出了鱼鳞条纹的白色内甲。

纵有宝甲护身,但红发老者倒地瞬间,还是喷出几口鲜血,面带惊惧地看向了汪子安的方向。

“大长老?”

“这怎么可能?”

“白龙甲?”

前两声惊呼是从跟随红发老者的三人中传出,后一声确是从身旁的于魁口中传来。

“咦?居然是件灵宝?”汪子安有些诧异。他还以为,这青鱼一族没有几件灵宝的。

“回禀水君,此甲是我族先祖所留,据说是以一白龙逆鳞织成,拥有护身之能,不过此宝早在一千三百年前就遗失了,想不到竟然在大长老的身上重现。”于魁忙拱手解释。

汪子安闻言,面带笑意“看来,这位大长老监守自盗,早有反叛之心了。”

“什么,你竟是济水水君?”于魁的一声解释令得大长老身旁之人面色大变,几乎是下意识便要运转遁法,从此处逃离。

但汪子安见状,把肩一晃,白黑青赤黄五道浩大光华瞬间铺满整个后殿,此三人身形腾起,也只是落入五行遁光中,瞬间陷入了另一片困境。

无数金戈铁剑劈头斩来;又有无量海浪迎面扑来;濛濛青光中,身陷幽林,不知出路何在。

以汪子安如今境界,再施展五行遁光,早已超过当年让他羡慕不已的闻仲手段。

而在他动手之时,那位受伤未死的红发老者,也就是大长老眼底精光一闪,从袖中抖出一枚玉符将其捏碎,一道明黄光华将其包裹,撞开五行大遁光华,居然凭空撕开此处灵宝空间,往外界而去。

“往哪里逃?”汪子安一拳轰出,携破灭之力,刚刚形成的空间入口顿时崩散,毁灭般的力量从其内涌出,反倒将大长老身上的明黄光华打灭。若非是见到情况不对,及时躲避,估计自身都要一同葬送其中了。

“咳。”落在地上,又咳出几口鲜血。

汪子安没有动手,于魁见状,也忙来到旁边,走入青光,看向了倒地不起的那人。

这人便是青鱼一族族长。

“族长情况如何?”于魁见族长倒地不醒,陷入昏迷,忙问道。

“中了奇毒,道果被封,意识涣散。”旁边的三位长老中,一面色发青的中年人说道。说话之时,还看了汪子安一眼,隐有戒备之色。

汪子安见状,神色不动。

这青鱼一族遭逢巨变,又有那大长老派人来到水府口出狂言,搁在水族之中,被灭族都不为过。这几人心生戒备,实属正常。

“哈哈哈,你等不用白费力气了,此乃河伯所赠的九婴之毒,此时九婴不出,除去河伯之外无人能解。”一旁的红发大长老无法逃离,心知唯有死路一条,但看到那位青鱼族长后,难免生出几分心思。

“你等若想保他性命,就速速放我离开,看在同出一族的份儿上,说不定我还能向河伯求得解药,救他一命。”

此话一出,那三位长老神色异样。

“住口,你这老贼,早就不安好心,否则白龙甲怎会在你身上?

“如今又勾结外人,下毒暗害族长,若非水君出手,恐怕此时族长已经死在你手。”于魁见状,怒声叱喝。

这三位长老这才惊醒过来,眼下哪里还有什么同族之情,分明已是生死之争。

“水君神通广大,还请出手救下我族族长。”于魁目光一转,来到汪子安身前,抱拳恳求。

汪子安一直冷眼旁观,直到于魁上前,才露出笑意。

其他三位长老也将目光放在了汪子安身上。

“还请水君出手相助,事后我青鱼一族定全力以报。”在青面中年的带领下,这三位长老许下了诺言。

事后?全力以报?汪子安心中摇头,还真是勉强。

“若水君愿出手,在下愿带领八百青鱼兵跟随水君,助水君镇压济水不从。”于魁一听三位长老之言,也不由腹诽,眼前有求于人,居然还满口空话,实在是不知轻重,心念一转,有了主意,主动开口。

话音方落,就见青面中年已是变了脸色,连忙喝道

“于魁不可。

“这青鱼兵乃是本族培养的精兵,每一位皆在元神之境,岂能轻易送出?”

元神妖兵?汪子安目光一亮。

“青鱼兵乃小侄亲手所炼,自有调配之权,二长老还是莫要多言了。”于魁面色一板,无视长老权威。

“够了,不用多说了。”眼见几人还要再言,汪子安挥手打断。

“青鱼族长乃本君麾下一员,无论如何,本君皆会出手救治,几位还是将人带过来吧。”

二长老拱了拱手,走了过去。

“你去将他拿了,稍后与本君回转水府,本君还有事要问。”汪子安看向于魁,将手一指,五行光华齐齐闪烁,化作一根五色长索,落在于魁手上,指了指那边倒地不起的红发大长老。

“是。”于魁应下,转身离去。

等二长老将青鱼族长带了过来,汪子安才发觉,这位族长居然是位女性。

身着青衣,眉心生有一拇指大小的青色鳞片闪烁光晕,秀气面容上萦绕着一股汪子安极为熟悉的惨绿气息,使得玉白肌肤都失去了光泽。

还真是九婴之毒。

把手一招,一枚透着赤黄二色的宝珠出现在了手中。

乾黄珠。

此宝不单单是蛇虫之类的克星,亦有解毒奇效。

并指一点,宝珠大放光华,在这位青鱼族长面上滴溜溜转个不停,每转一圈,便有缕缕惨绿气息从面孔上被摄出,投入宝珠之中。

等于魁带着被拿下的大长老近前,此女体内九婴之毒已尽被化去。

“九婴之毒已解,不过青鱼族长伤了元气,意识还在缓缓重聚,想要清醒,还得静养一段时日。

“当然,若有灵药,你等也可以灵药相助,可助其尽快清醒。”

三人闻言,面带喜色。

“本君还有他事,就不再多打扰,其他事务等青鱼族长清醒后再做详谈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