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千零八十三章 计诱苟林弃贼去(1 / 2)

檀祇的脸色一变,沉声道:“道规,你这是什么意思,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在为姓朱的叛徒说话?无忌哥可是用性命证实了此人的背叛是千真万确的事,就算不牵连朱龄石,这个朱超石也是应该千刀万剐的,不然,如何对得起死去的将士们?”

檀道济也说道:“是啊,道规哥,这大是大非的事上,可容不得半点私情,我知道你跟朱氏兄弟一向交好,平时谈论兵法也是极为投机,但朱超石被俘后叛变投敌,是千真万确的事,还率军攻击我方舰队,亲自和无忌哥单挑决胜,恐怕这也是妖贼们为了断他的后路而有意为之,事已至此,他已经不可能有回头之路,只有按我们京八党的规矩,以最严酷的杀法处置这个叛徒,才能告慰兄弟们的在天之灵啊。”

刘道规叹了口气:“我的意思是,在战场上,不要因为急于追杀朱超石而冲动,这次的桑落州之战,无忌哥多少也是犯了盯着朱超石打的毛病,不知不觉地落入敌军的陷阱,现在妖贼知道我们最恨的就是叛徒朱超石,有可能会故意放他在后军作为诱饵,大家千万要冷静对待,不要专门盯着他打。”

到彦之笑道:“这是自然,我们一定会注意的。道规哥还有什么嘱咐的吗?”

刘道规看向了檀祗:“阿祗,你率军接应,一定要当心,不要离开江陵太远,我这里也随时可能出状况,无论如何,三天的时间内,必须要赶回江陵。”

檀祗点了点头:“放心吧,道济和彦之会先率军分别扫平郭寄生这些各地的贼人,然后再尾随妖贼,而我则率军游走在湘中与荆州之间,不会让敌军捕捉我们的行踪,一旦北方有变数,我会立即赶回江陵的。”

刘道规的眉头还是紧锁着:“谯道福的蜀军攻下白帝城后,应该不会轻易东进,这一路暂时不用担心,可是桓谦从陇右带来的近两万羌骑,现在却是和卢循合了兵,妖贼本来长于水战,短于陆战,但有了一万多骑兵的加入,这块短板也补上了不少,而且骑兵的机动性强,容易截我军的后路,你们要千万当心这点。”

檀道济自信地说道:“这些羌骑只会四处打家劫舍,不过是些强盗,并无大军的战斗力可言,卢循把他们兼并到自己的部下,反而会因此和桓谦翻脸,这两路贼人要是不能合作,甚至互相火并,是我们的幸事,不必当成大敌。”

刘道规沉声道:“道济,不可轻敌,我军现在全军骑兵不过数百,论机动性跟骑兵相差很远,又因为要避免水战,无法用水师船只运粮,水陆并进,所以更会影响速度,你们千万要谨慎行事,追击时要步步为营,不可分兵,让敌骑有包抄的可能,行军之时,要严格用辎重大车防守两翼,四处散出斥候,以免受到突袭,不仅你们要这样,还一定要特别提醒王司马,他的部下未必能严格执行这些行军列阵之法,若是给敌军引诱后散开阵型,再以骑兵突击,你们恐怕连救援都来不及呢。”

檀道济收起了笑容,正色道:“道规哥的提醒,我们铭记于心。”

刘道规深吸了一口气:“国难当头,我等只有并力协作,方可扭转局势,各位,拜托了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