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7章 明明我才是导演(1 / 2)

马可走进老年活动中心,剧组的人死气沉沉,唉声叹气,在那默默等待,激情都有点被消耗了。

今儿起得早,本来说拍完就收工回去的。

李立特本来是联合导演,正常情况下都是跟星爷沟通着来,因为星爷是男主角,他得帮忙掌控下镜头。

但星爷不满意的时候,还是听星爷的。

归根结底,星爷才是真正的导演,李只是个副手。

这家伙靠星爷起家,两人分道扬镳之后,他便再也没拿得出手的作品,开始搞培训班为生。

“星爷呢?”马可问。

“在里面生闷气,明明搞喜剧嘛,就没有一天开心的,我算是怕了他。”摄影师抱怨道。

“我进去跟他聊聊,气儿顺了就行。”马可说道。

“你别进去了,他发飙的时候,谁都不能惹的,等他自己想通了就没事。”李立特拉着马可说道。

“放心,我不怕被骂。”马可笑道。

李立特作为导演,老是被星爷吊,也很没面子,烦躁的很,他拽着马可,没好气地说

“大佬,星爷连我和阿文的面子都不给,你系边个啊?莫要乱搞了,我们今天本来就很累的啦。”

他说的阿文应该就是莫闻未了,娟姐的饰演者,星爷的前女友。

这个角色在马可生活中,有点像许青,对男主有提拔之恩。

“我是马可,这戏的投资人,你说我算边个?”马可问道。

李立特这才想起来。

“行,行,你去吧,挨骂别说我没提醒你。”

马可懒得搭理这个看上去蠢蠢的家伙,大概星爷愿意带着他,就是看上他的听话和蠢吧。

他敲了敲门,里面传来星爷不耐烦的声音“做咩啊?让我清静一下行不行?”

“星爷,是我啊。”马可说道。

“进来吧。”

身后剧组的人一脸惊讶,星爷对这小子居然还挺客气。

“财神爷嘛!”李立特酸酸地说。

马可推门进去,星爷坐在那张一米的简易床上,头发被抓得像鸡毛窝,非常焦躁的样子,一看就是钻到牛角尖里去了。

对于创作者来说,永远无法预测未来,你也不知道自己的拍法,能不能得到观众的共鸣,拍戏更没有什么金科玉律。

影片只有被创作出来后面市,才知道最后效果如何,所以整个过程都是痛苦与焦虑的。

但上映之后,不管好坏,你都无法改变,失败了就是巨额的投资打水漂。

导演脾气好的就没有几个,包括安导。

因为导演是一部作品的核心,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拍,其他人更懵逼,就算你自己知道该怎么拍,演员和工作人员做不到,愈加痛苦。

马可作为重生者,比较幸福的是,他知道什么样的镜头是好的,至少是及格的,而其他导演则没有那么确定。

观众看的成片,可能是导演和演员经历几十次ng重拍才做出来的。

“不好意思,你赶时间的话,先去拍你的戏份吧,就在旁边的摄影棚。”星爷疲倦地站起来说道,整个人都萎了。

“我不急。”

马可站在床边,看着墙壁上贴着的各种演员照片和海报。

上辈子他在影片里看到这些海报的时候,心中闪过一个念头,都是哪些明星呢,那时候他还在倒服装,并不认识,况且镜头也不多。

不过这辈子他一眼就能瞅出来,全部认识。

在横店的那些年,他跟尹天仇一样,对电影有着无限的热情,阅遍了几千部经典影片,择优模仿。

“你都认识咩?”星爷问。

“当然,所有。”马可笑道。

“是不是啊,不要讲大话啊,你讲讲看。”

星爷有点不信,马可才多大,这里面有些明星可是很老的。

“李小龙,尼古拉斯凯奇,约翰·特拉沃尔塔,这个是演《雷雨》《家》的张瑛……”

“有没有搞错,张瑛你都认识?”星爷震惊。

这是星爷小时候常看的明星,金庸武侠搬上荧幕后的第一个张翠山,四十年前,张瑛还和李小龙演过曹禺的《雷雨》。

巴金先生的《家》《春》《秋》,他都是男主角,早些年香江电影的题材还是非常严肃的。

所以星爷在《喜剧之王》里面也致敬了《雷雨》这部作品。

马可笑了笑,继续点人头

“爱德华诺顿,布拉德皮特,《血色将至》的丹尼尔戴刘易斯,基努里维斯,《洛丽塔》《包法利夫人》的杰瑞米艾恩斯,汤姆克鲁斯,让雷诺,周润发,罗伯特德尼罗,《闻香识女人》阿尔帕西诺。

这些海报是《天使之城》《乱世佳人》《闪亮的风采》《黑暗中的舞者》《心灵捕手》《甜心先生》《雨果的故事》《英国病人》《唐人街》《零用钱》。”

这一连串的名字,马可毫不犹豫的念出来,算是硬功夫了。

星爷简直傻眼了好吗,这里面有些电影他都没看的,是他闲暇时去音像店找老电影的海报顺手挑的。

“犀利,犀利,果然是天才。”星爷鼓掌道,心情似乎好了很多。

“我刚才跟他们打赌,你不会骂我的。”马可笑道。

“我哪有骂他们呢,我说这样拍,他说明白明白,结果拍出来还是不行,又不及时喊咔,浪费胶片,机位都帮他们定好了还不会。”星爷无语道。

“哪个镜头困扰你呢。”

“也许是我自己没想好,总觉得差点什么。”

接着星爷便跟马可耐心讲了自己的想法。

首先第一个困扰他的是,早上醒来,尹天仇打完电话问小姐什么价格,然后掏钱的戏份。

“你觉得是一次掏出来,洒落在地,很慌张的样子,还是四处寻找,连续掏几次比较好呢,反正剧本你都看过嘛。”星爷问。

“我觉得还是分几次掏比较好,每次主角的情绪也能跟着变化,贫穷和配不上,对于一个理想主义者来说,是很痛苦的。

上个镜头尹天仇不是刚打完电话,说这种极品的价格,上百万到上千万不等嘛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