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6章(1 / 2)

506

终于在赵皇后连哄带骗的说辞之下,算是把密阳公主给哄的离开了。

而赵皇后也总算是松一口气了。

只是赵皇后到底心里也苦闷啊,出了这样的事情,她是谁也没敢透露一个字啊,哪怕是自己的亲信也没敢说。

她现在真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对是错了。

密阳公主离开了凤仪宫,但仍旧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虽然赵皇后对她承诺了,可她仍旧不能完全放心。

可她没想到刚出了凤仪宫就碰到了杨璨。

密阳公主和杨璨的关系一向比较亲密。

虽然有的时候,她心里是有些嫉妒杨璨的,可真到了大事上,密阳公主到底也是信任样的。

只是这几日都在给先帝守灵,乌压压的一群人跪在各处,自然也顾不上和杨璨说话了。

此番见到杨璨,密阳公主自然是要拉着杨璨哭诉一番了。

只是还未等密阳公主说话。

杨璨就告知了密阳公主一系列的惊天大秘密。

当然,也是把杨璨拉到暗处说与她听的。

杨璨和谢景灏还有殷城商议再三,因为实在是拿不准赵皇后的心思。

这赵皇后哪怕在生气,刘轩哪怕在混账无耻卑鄙下流,可对于赵皇后来说,他已然是最合适的储君人选。

赵皇后依旧还是想着能把刘轩推上皇位的。

与其从赵皇后这里下手,到不如从密阳公主这边下手。

毕竟事关萧蕴,密阳公主大是绝对不会忍耐,更加不会轻易放过刘轩的。

密阳公主听的火冒三丈,尤其是听到刘轩差点就杀了萧蕴,她差点就按耐不住现在就去找刘轩算账了,这恨不得要把刘轩给活剐了一般。

“你稍安勿躁。”杨璨早就有心里准备了,知道密阳公主这个脾气是绝对不会容忍刘轩的、

“这个混账东西,竟然对本公主的女儿下手,真是不想活了,这个该死的东西,现如今还没登上皇位呢,就开始对本公主卸磨杀驴了吗?”

“密阳,如今蕴儿和千凝都暂时安全,可是你也知道,这宫里到底是皇后娘娘说了算,这件事,皇后娘娘会站在什么立场呢?”杨璨问道。

一提到皇后,密阳公主更是来气了。

想到刚才她刚刚在皇后面前哭诉了一场,诉说着自己有多么担心萧蕴,可是皇后如何说的,竟然还装腔作势的安慰她呢。

可皇后当真不知情吗?密阳公主绝对不信。

杨璨把事情说的很是详细,这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有这么大的纰漏,她不信刘轩能一个字不对皇后透露。

可皇后是她的亲生母亲啊,竟然能对她做这么残忍的事情。

这萧蕴怎么也是皇后看着长大的孩子啊。

为何残忍至极。

“母后肯定是站在刘轩这一边的,刚刚我见过母后,并且我苦苦哀求母后一定帮我找到蕴儿,母后肯定知道蕴儿遇害的事情,可母后却瞒的我滴水不露,所以母后的态度,咱们是别想了,若是要想把刘轩拉下马,就连带着母后一起。”密阳公主直接说道。

这次密阳公主是真的火大了,她真是受不住了,事情到了这种地步,赵皇后还站在刘轩这一边,可想而知了,赵皇后那边根本是劝不动的。

这可真是犯难了。

“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的,皇后娘娘之所以到这个地步还护着刘轩,八成也是因为若是刘轩倒了,没有人适合做皇帝,毕竟先帝驾崩,国不可一日无君,刘轩是最合适的人选罢了。”

“我自然知道,不管刘轩犯下多大的错,做了多么绝情的事情,母后都宁可让他即位,也不会便宜外人的。”密阳公主也是看的一清二楚。

“可公主,这自己人也未必只有刘轩吧,现下不就有一个人选吗?”杨璨提醒道。

密阳公主此刻也聪慧了许多,主要清明了许多,这密阳公主心里明白,如今也是刀架在脖子上的时候了,没有选择的余地了,若是刘轩上位了,肯定不会叫她们母女好过了,现在就能用这么卑劣的手段对付萧蕴,往后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。

所以她比任何人都想着能把刘轩给拉下马。

经过杨璨一提醒,密阳公主自然就想到了刘璋,也是她嫡亲的侄儿,是太子和太子妃的嫡次子。

这个一直都默默无闻的皇孙。

因为性子寡淡,被任何人忽略的人。

可这次,若非他,想必萧蕴早就不在人世了。

这既然刘轩废了,是养不熟了,那不如直接换人。

这都是被逼无奈了,若是刘轩但凡有一点人性,也不至于把所有人逼迫到这个地步的。

“刘璋。”密阳公主微微皱眉。

这刘璋的性子,她还真是说不上,虽然是亲侄儿,可密阳公主除却刘璋的样子,还真是一点儿都不了解他是个什么人。

而即便是他的样子,对于密阳公主来说,也不过是冷淡的模样。

再无其他。

这次他能出手救下萧蕴,真的是在她意料之外的事情了。

真是打死她都没想到。

“他能行吗?”

“这不是行不行的问题,而是没有选择的余地了,刘轩若是登基为帝,绝非幸事,他登基之前就可以做出这么多惨无人道的事情,甚至对先帝下手,你觉得他日后会怎么做?”杨璨问道。

密阳公主当然也不愿意让刘轩顺利登基。

“只是母后那边······”密阳公主真的是没把握,毕竟赵皇后是原配嫡后,这登基的人选,到底还是她说了算的。

这内阁大臣也好,皇族宗亲,都是要给赵皇后面子的。

“你应该也知道,母后已经和几位阁老还有内阁大臣交涉好了,一致都同意刘轩登基了,这登基之日就定在先帝葬入皇陵之后的第二天,就是登基大典。”密阳公主解释道。

“这才说明有问题。”杨璨冷静的分析道:“这说明内阁的几位大臣对刘轩登基还是秉持着疑虑的态度,若是真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或者储君,哪一位不是灵前即位,哪怕这即位大点会推迟,可是国不可一日无君,哪能这都两天过去了,依旧不公开定下新帝人选的?”杨璨质问道。

因为先帝走的太突然,而没有立下遗诏,也没有储君,只有两位储君的候选人。

可现在赵王府出了事,可这到底是非曲直如何,众人也是议论纷纷的吧。

所以说,诸位大臣赞同刘轩登基,也是极为勉强的。

若不是赵皇后鼎力相助,大力支持,想必朝臣们未必会选择刘轩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