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十五 到你了(1 / 2)

[]

姚广孝的手指,马上就要触碰到朱允炆的动脉。

只需要轻轻一扭,他的头颅就会如同果实在瓜秧上扭曲。

姚广孝的眼神中闪烁着丝丝狂热。

“王爷!”突然,前方传来一声呐喊。

姚广孝的手指骤然收回,而朱允炆也在此时站起来。

来的是朱允炆的贴身太监,是他这些年从低级太监中,刻意提拔起来的心腹之人。

“王爷!”太监跑到朱允炆面前,满头汗水,“您让奴婢去传三位将军,可他们都不在府中。都去了军营,他们家里人说,是曹国公设宴!”

“什么?”朱允炆一惊。

而姚广孝则是瞬间醒悟,定是那事败露了!

李景隆之所以一来淮安就扎进军营,定是要收拢兵权!

~~~

“喝,喝!”

军营之中灯火通明,几张酒桌上,淮安本地的卫所军官们,已是酒劲上头面红耳赤。到处是他们肆无忌惮的笑骂,放浪形骸。

李景隆也酒至半酣,走路脚步发软,端着酒杯满嘴污言秽语,但眼神却格外明亮。

“殿下命我收拢淮安的兵权,就是不信任本地的驻军!”他心中暗道,“淮王案既要办得漂亮,又不能满城风雨,控制好这些本地驻军是关键!”

“兄弟们!”李景隆端着酒杯,走到酒宴当中,对着已经嘴了的军官们大喊,“本公奉皇上之命,巡查淮安军务。来之前有人和本公说,淮安是运河重镇,温柔富贵乡。那的当兵的,也就看个大门抓个小偷,未必能打仗了!”

“可本公子这一看,都是好样的!”李景隆继续大声道,“都是胳膊上跑马的好汉子,即便是手下的儿郎们差点,可也差不到哪儿去。边关上呆几年,见点血也都是好兵!”

“公爷说的是!”

“曹国公明鉴!”

众人乱哄哄的叫好,所谓花花轿子人人抬,曹国公刻意抬高他们,他们自然高兴。其实听闻曹国公骤然到来,许多人心中还在打鼓,甚至有些忐忑。

淮安驻军是小卫,所部只有一千六百人。挨着运河边,有无尽的好处,而如今天下太平,军务上自然有些怠慢。虽然不至于有什么喝兵血之类的,但这些武官们,私下里做些买卖,受些过往船只的黑钱,都以捞钱为主。

倘若真让曹国公查出什么来,大家伙都要倒霉。

但此刻见李景隆尽说他们的好,不免心中忐忑尽去。而且还想着,等酒宴之后要不要给曹国公解解乏,等他老人家走的时候,再送些土特产。

“来,接着喝!”李景隆大声道,“今儿呀,不喝躺下几个,就不是好样的

!”

“好!”众人又热烈举杯。不谈别的,单是当朝国公给他们敬酒,就够他们日后说的。

但乱哄哄的酒席之中,有单坐在一桌,身上盔甲和旁人不同,神色也不同的武官,却只是浅浅的尝了一口。

“你们仨怎么不喝?”李景隆踉跄着走去,大声道,“是看不起本公,还是嫌酒不好?”

“下官等不敢!”三人起身行礼,“下官等是淮王护军统领,职责重大,不敢多饮!”

又一人开口道,“淮王驭下极严,每日清晨都要点操,明日若发现下官等醉酒,下官等难逃军法!”

“请国公体谅则个!”

李景隆知道这三人是谁,李思远,张尽忠,杨达。严格意义上讲,他们都属于淮王朱允炆的私臣。大明藩王麾下都有可以调动的护军,多则数万少则数千,属于藩王的私军。

“哎,怎么都娘们唧唧的!”李景隆笑道,“什么职责重大,你们淮安这地方,是有倭寇啊,还是有鞑子啊,顶多是点毛贼,用的着你们吗?且坐下饮酒,王爷千岁怪罪下来,有本公顶着!”

“下官等实难从命!”杨达说道,“今日听闻曹国公召见,以为是有军务。下官等军营之中,尚有许多事未处理。”说着,顿了顿,“国公海涵,日后下官等亲自给国公请罪!”

顿时,李景隆拉下脸。

三人硬着头皮起身,行礼告罪。他们也不想得罪李景隆,但这酒实在不能再喝了。再说,他们也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寻常。李景隆贵为国公,又是奉皇命巡查军务,怎么会一来就和这些丘八饮酒作乐?

“国公赎罪,下官等先告退!”

说完,三人后退,转身离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